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罂粟

 
 
 

日志

 
 

转:岁月深处,万千风花绕指柔  

2014-11-01 15:42:13|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深处,万千风花绕指柔


转:岁月深处,万千风花绕指柔 - wyrnjia - 山罂粟




去年今天,掠过陈旧的烟雨
一瓣桃花如我指尖的浮云,在七月子夜
去寻找,或远或近的陶醉经年
今年此时,浣纱溪畔织就的芳华
一叶兰舟经过水岸风烟,任荆丛寂寞
奔涌,梦里千年的马蹄  

                                   ——题记
 
满目红落,香寄千里。瞬间爱恨,醒梦红尘。一川云水,一朵彼岸,流年于指尖散落,一影碎念,一场风花,浅吟低唱成悲曲。 五百年的回眸,数着断了的三千痴缠,依稀那年,万载纠结,一曲离殇,竟是如此的漫长。红尘过往,一枕残梦。岁月沉积着忧伤,曾经的人,曾经的事,在渺渺的思念中渐渐苍老。一身素衣的我,等在那虚无缥缈的古城上,任,悲欢岁月,在风雨中飘摇往事,光阴两岸,我拈花的一笑,竟是如此的寂寥,那随水袖舞落的芳华,也把愁绪,听弦、泣歌! 

红尘陌上,轻颦回眸,醉了一方山水,唤醒了寂寞流年。三千姹紫嫣红,一抹绝世风景,此生,不可阻隔的深情,那花艳花凋,只为一人舞低楼外月,歌尽扇底风情。 凭栏思念,一轮圆月,守望了千年,也等待了千年。一首痴曲,弹奏了千年,也缠绵了千年。白首空落的流年,千年苦等,未换得重回,千年缠绵,未留住相依。红尘里那婉约的风雅,轻盈的飘逸,与云烟深处款款而至的倾城倾国,只剩下万卷古韵,携着缕缕柔情,撩起一帘幽梦,抖落着世俗的牵绊。


 

 
转:岁月深处,万千风花绕指柔 - wyrnjia - 山罂粟 





 
古道荒烟,空旷的轮回,拨乱了滚滚红尘,拨乱了繁华三千。今生梦回,守候的明月已碎成千朵,一页心音,却逃不出永远的牵挂。灯火阑珊处的来生与前尘,我们,早已饮下了千古落花的凄美,三生石畔流水的悲凉。清月窗畔,一杯绿酒一弦情,千年过往,只留下了一声叹息,百年轮回,也只留下了心头的那点记忆。水色时光里,万千相思跌落成欲言又止的忧伤,在九曲长廊的每个月缺月圆的夜晚,伴着那些凄婉的唐诗宋词,一起怀旧而泣。

也许,是曾经的美好走得太快,才拉远了那一幕幕的相牵。醉望暮雨残烟,融入了有你的万里山川,如一的情深几许,我走出了你的视线,却走不出,心田里倾情的那个华年。若,这一季赏遍红落,还可以有护花的温暖,你会不会为我留恋?若,这一世你飘着的轮回,不是记忆里的片段,还会不会有这无期的别年?

 
 
 
转:岁月深处,万千风花绕指柔 - wyrnjia - 山罂粟




 
月色浓浓,书不完桃花红粉的信笺,也说不尽红烛落泪里的孤单,更望不穿过眼的流年,诉不完执手的相念。远古的一江春水,醉了那一痕红妆淡抹的婉约,白衣胜雪的山水行程,还恋着烟花百转的红尘。东风依旧的玉宇阑珊,风中迷醉的炫目飘零,落寞了萧瑟离殇的似水柔眸。荒冢千里,种下的绵长思念,将情丝埋首在了红尘的短途。千年的痕迹,融进残梦,诉不尽的肝肠寸断,我们尤自沉沦在,眉宇间缱绻的半城烟沙中。 

摇曳的锦瑟无涯,泪惹落红,天涯望穿。未曾的雪夜风花,不断演绎的,总是,从绚烂开放又到落寞的凋零,与,一地诺言拼凑不回的衣带渐宽。 散落一季的三生曲终,那年的满楼呓语,独揽着清风的妖娆,怒放成笔墨下的朵朵爱怜,摇拽在凄凄的三生河畔。不复重现的流年,还立着归时的一身沧桑,旧时明月照不到的地方,江风的渔火已燃尽了悲戚的时光。 怀念的往日,一地清零,勾起了一夜愁雨,一袭曼妙,动荡了盛世繁华。



 
 
转:岁月深处,万千风花绕指柔 - wyrnjia - 山罂粟
 
 



 
雪月风花,空倚西楼,是谁的红尘而过,奈何了秋意阑珊,妄叹了岁月成殇?烟花易逝的黯然凋零,君已陌路,道不破的地老天荒,眼眸穿过了水中的尘缘,却惹下了前世的眼泪。 沉睡千年的良人,在复古的繁花春水中袅袅踏歌,那沾了尘烟的衣袖,在漫天花海的挥舞,即是明媚也是忧伤。轻轻弹落的思绪,那一世已远走,倾塌的远古,烽火狼烟,不再是你的断壁江山,呜咽的浅笛,也不再是我秦淮河畔的缱绻。 

重重烟水,忆念成殇。三生石上,万千风花凝结的绕指柔情,如梨花落雪。 半生流离点缀的一世哀愁,很多时候,忽然忘记了自己从哪里来?自己又是谁?或许,自己就是那隔山隔水,杨柳岸边的一缕柔风,只为,今生掬一捧似水流年,看那些芳菲在指间慢慢苍老。或许,自己就是那风尘里,飘零的一树飞花,只为,前世吹不散的寂寥清愁,用一季眷舞来执着那份若水的情丝。




 
转:岁月深处,万千风花绕指柔 - wyrnjia - 山罂粟




 
岁月深处,陈年已被清秋锁住,秋风萧索,秋雨离愁,痴痴念及的相守,人已去,情成灰,一路伤怀的纷扰,只剩泛黄的过往,遥对着凄凄的半月,那弯冷月,便是无言的哀愁。五百年的面壁,再相见,是陌生的似曾相识,跟痛彻心扉的离别愁绪。盈盈流动的风情,还依稀在烟雨楼台,一袭红衣,青衫飘逸,横一笛,相思易老!润一笔,月色凄凉!几度来去的飘零幻梦,楼中那个娉婷的女子,琴笛相和,浅唱低吟,只握住了温柔缠绵的誓言,却,再也等不来那个悲恋的书生。

纷扰的红尘,牵绊的情愫,秋已尽,人已去。一痕山水,一个转身,谁的寂寞,动了谁的芳心承诺?谁的年华,守了谁的岁月蹉跎?凄风多少,吹不散销魂两岸,山茫茫,水寂寂,尘客匆匆。我饮尽销魂之酒,也在月夜下铺设着凌乱的愁绪。在指端的刹那芬芳,繁华几度,断肠了风花细水;一梦倾城明不了前世今生;我辗转千年,倾尽了所有的眼泪,都未求得一世的对月约期,伊人入梦。




 
转:岁月深处,万千风花绕指柔 - wyrnjia - 山罂粟 
 



 
烟花易落,红颜易老, 只因,一句来世我等你,我迎袖的衣香,才会将心事婉转在风雨中,永远浮动于你笛声的悠长。 此去经年,美丽的等待,已在满面尘霜中渐渐风干。 春去秋来,是美艳,终逃不过凋落;是悲喜,终逃不过别离。 一花一世界,一念一尘缘,落花有意染衣袖,痴语无人与谁听?

有一种梦,美丽也无痕,醒了就不能再相依!有一种情,随时光而逝,醉了却不能相随!一岸絮柳飞扬;一尊月色百媚;一羽千年霓裳;随思绪盈盈而动。若,三生石畔是刻下的一辈子,为何?石头依然,三生已变?若,前世,于你于我已不足为念?为何,会有今夕何夕的花红影绰?若,今生,于你于我已不足为惜?为何,会有遥痴月色,清泪湿颜?

芸芸众生,只因身在此情中,
花开花落的凄迷,摇拽着似水的脉脉思念,呢喃着心事如烟雨的细腻。天涯流浪, 往事如烟,谁的寂寞,动了谁的芳心承诺?谁的年华,守了谁的岁月蹉跎?眷念定格的今生回眸,这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打,五百年的沧桑轮回,那香染的画舫,秦淮可在?春花秋月可在?
 

 

 
转:岁月深处,万千风花绕指柔 - wyrnjia - 山罂粟





 
回首往日,芳心犹在,山盟难许。曾经的桃花路,艳艳的开过几许?又流连了多少来来往往的过客?岁岁凋零,飞花乱逝的季节,一个秋梦怅然落下,枯萎的情节,便是,滚滚红尘,那一抹短暂又永恒的执恋。辗转千年,倾尽了所有的眼泪,都未求得一世的对月约期,伊人入梦。东风烟柳,笙歌起落, 我除去前世今生骨骼里的哀伤,从此,于,今世流水间拈花独立,在吟尽的万阙相思中,忘却红尘旧梦,此后,不问花开花落,不叹月缺月圆。

黄昏后,月如钩,玉笛断肠却惹佳人瘦。
梦中休,枉度春秋,谁乱风尘染遍人间尽白头。
百尺楼,世人愁,东风无意落花失杨柳。
再回首,雪满袖,迟醉情梦红尘何解忧?
数更漏,春意收,凝眸一眷百年写风流。
泛鸳舟,孤影留,凤箫吹断烟雨楼,暗香满怀添新愁。
 
 
 我心飞扬图书馆欢迎您

 






引文来源  岁月深处,万千风花绕指柔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