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罂粟

 
 
 

日志

 
 

【转载】嵇康:魏晋最美士大夫  

2014-11-02 23:05:38|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嵇康:魏晋最美士大夫

嵇康:魏晋最美士大夫 - 晓朝 - 晓朝的博客

《养生论》惊艳洛阳城

 大约是白帝城刘备托孤的前一年,在魏国的谯郡铚县(今安徽宿县),一个嵇姓外来户生了个男孩,名字叫嵇康。

 嵇康从小天资聪颖过人,由着性情读了许多道家书籍,对儒家经学几乎不感兴趣。这般过度自由宽松的受教育经历,让嵇康的气质里渗透了一股天成的“自然”。

 在今天河南焦作市区的东面,有一个县叫修武,又称山阳。20岁离家的嵇康很快就为这里秀美的景色和人文气质所打动,决定长住下来。于是,嵇康隐居在山阳的竹林之下,开了一间打铁的铺子,一边为乡邻打制和修理农具,换取生活必需品,一边埋头做学问,撰写文章,或者出门访友,广结人缘,与众多志同道合者谈书论道。

 此时,嵇康已经是诗词歌赋无一不通了,一袭长袍,满腹文章,再背上一把古琴,长风中,往那山头一站,清风明月的神采,竟被惊为天人。

 24岁这年,嵇康带着他的成名作《养生论》来到京城,整个洛阳城竟“惊艳”一般为之倾倒。几月间,他就成为了那个时代的“超男”。甚至皇室也青眼有加,曹操的儿子沛穆王曹林,竟不顾嵇康的平民身份,欣然把女儿长乐亭公主嫁给他,他成了曹氏的女婿。但与此同时,嵇康也就卷入了魏晋的政治漩涡,做了魏政权的中散大夫。这是他人生悲剧的开端。

竹林七贤

 山涛在京城担任州府官吏的时候,遇到了阮籍,并且把阮籍介绍给了嵇康。三个人一见如故,很有惺惺相惜之感。

 后来,山涛的妻子韩氏发觉山涛与阮籍、嵇康交往甚密,就好奇地问丈夫:“这两人就这么了不起,值得你如此深交?你们仨每天厮混在一起,难道他们比我还重要?”山涛长叹说:“我可以称为知己的,只有这两个人了。”韩氏于是便向丈夫提了个要求:“春秋晋国,僖负羁的妻子曾经亲自隔墙观察过狐偃和赵衰。我也想看看你那两个朋友,可以吗?”山涛欣然应允了。有一天,嵇康、阮籍两个来了,山涛就留他们在家过夜,并准备了酒肉。夜里,韩氏从墙缝里偷窥他们,并且孜孜不倦地一直偷窥到天明。次日早晨,山涛问道:“你对他们印象如何?”韩氏说:“极品人物啊,你比他们差远了,好好跟人家学学吧。”接着,“竹林七贤”中的另外几位也逐一聚合。在这个未经官方批准的个人团体里,打头的是嵇康,排在后面的是阮籍,接下来依次是山涛、向秀、阮咸和刘伶,年少的王戎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在路上”了。那正是大规模的政治清洗和党派诛灭之后,司马家族全面掌控了曹魏政权,知识分子的生命朝不保夕,个个如履薄冰。这一群文人,厌倦了官场的奸诈、权谋和血腥,来到山阳的乡下,摆下酒,撑起船。轻松自在,宛若仙人。

 “竹林七贤”们好玩。从掌握的史料来看,他们的玩法大概有:饮酒、服药、行散、清谈、弹琴、长啸、吹箫、打铁、裸奔,当然离不开行文作诗。好玩也会玩,生性如此,也是时代使然。在这些玩法中,他们玩出了仕途,玩出了性格,玩出了友情,有的也玩丢了生命。

 “竹林七贤”们接过了建安七子和正始名士们的文学接力棒,重新发现了庄子,把玄学的研究对象由老子推进到了庄子,提出了“越名教,任自然”新观点,最后发展出“名教就是自然”的新思想。七个人都是自幼熟读老庄,对这些经典著作非常熟悉,不但在思想上崇尚庄子,而且在行为上狂放不羁,当时的清流名士皆以谈玄清议为能事,以菲薄礼教为时尚。

与山涛绝交

 魏晋时代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也是一个把人性的丑恶发扬到了极致的时代,它衡量人才,不只是看你的才能和学识,还看你所站立的阵营和用心。“竹林七贤”的名声如此之大,司马氏是一定不能允许他们从宦海之中挣扎而出、脱离禁锢的。无论他们愿意与否,都必须接受被御用的命运。就这样,原本希望不问世事的几个人被强行推到政治的风口浪尖上。向秀、阮咸、阮籍被迫入仕,山涛、王戎投靠朝廷。司马政权不费吹灰之力,就瓦解、分化了“竹林七贤”,中国历史上最为光芒璀璨的文人团体最终分崩离析、各散东西。

 摆在嵇康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彻底归隐,另一条是投靠合作。当时曹魏大势已去,司马氏掌权大局已定,真要避祸,最好的办法是投靠司马氏,和他们合作。山涛、阮籍、王戎都走的是这条路。可嵇康却坚持不与司马氏合作。因此,他只能选择隐退,远远逃离那个荒唐得近乎可笑,扭曲得几欲疯狂,无趣得近乎残酷的现实世界。

 嵇康的竹林好友山涛为人敦厚,他亲自出面推荐嵇康做官,却惹得嵇康怒不可遏。嵇康愤笔写下1400多字的《与山涛绝交书》,嵇康说山涛要他做官是把直木变曲成车轮,是用死老鼠喂神鸟,是要把他推到沟里逼他发疯,如果没有深仇大恨是不会这么做的。嵇康这封绝交书无疑是一篇与当权者决裂的宣言,绝交书犀利地批评统治者“菲汤武而薄周孔”,谴责他们的所作所为其实是对儒家精神的歪曲和背离,这深深地刺痛了大将军司马昭。

刑场上弹奏《广陵散》

 嵇康太率性太有骨气,也太极端太无机变,加上又是曹氏的女婿、魏政权的旧官,最终招来杀身之祸。

 起因是嵇康替朋友鸣不平。这个朋友叫吕安,其妻十分漂亮,被他的哥哥吕巽奸污了。吕巽做贼心虚,反到司马昭那里污告吕安不孝。司马昭标榜以“孝”治天下,不孝可以定死罪,吕巽这样做是将亲弟弟送上死路,简直禽兽不如。嵇康当即宣布与吕巽绝交,写绝交书的每个字时都气得发抖。而此时,他已经走进了一个等他等了很久的卑鄙的陷阱。

 嵇康入狱,罪名是“不孝者的同党”,被定死罪。于是,太学生的集体上书,地方豪杰的群起响应,当时名士的联名救援,在社会上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政治示威。然而,中国封建时代的专制统治者,从来也没有在民意前退让过哪怕半步。

 行刑之日,司马昭密令大量军队戒严在法场四周,准备随时应对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等一切部署妥当,他才派人进入法场,向大家宣布维持嵇康死刑原判的法令。

 此法令一经宣读,法场上就炸开了锅。三千血气方刚的太学生群情激愤,“释放嵇康,释放嵇康”的声浪更是一浪高过一浪,响彻刑场所在的东门。此时,嵇康的眼神却是空无一人的孤独。他回头看了看日影,知道时候尚早,就对哥哥嵇喜说:“哥,我的片玉古琴带来了吗?”

 嵇喜哽咽着把琴递给嵇康。嵇康摸着他心爱的片玉古琴,在士子的注目礼中,开始拨弄琴弦。悠扬的琴声中,无杀伐之声,也无幽怨之声,而是“感天地以致和”的清正之音。

一曲弹罢,场上一片死寂。嵇康凝视弦琴片刻,叹息一声,说道:“以前袁孝尼

嵇康:魏晋最美士大夫 - 晓朝 - 晓朝的博客

想跟着我学《广陵散》,我没有教他,《广陵散》于今绝矣。”于是,离席起身,引颈赴死,年仅39岁。 

 魏晋以前与魏晋以后的无数时代,再没有一个如嵇康般饱满、健全的生命,在这个局促的世界上从容地展现。

(摘自《江湖有酒庙堂有梦》,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4年5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