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罂粟

 
 
 

日志

 
 

【转载】何其芳 中国著名诗人,散文家,文学评论家,“红学”理论家  

2014-09-01 02:09:35|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其芳  何其芳

       何其芳(1912年2月5日-1977年7月24日),中国著名诗人,散文家,文学评论家,“红学”理论家,四川万县(现重庆万州)人。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是“汉园三诗人”之一。

    艺术风格:

  1.以直接抒情的方式为主体,真挚地倾吐内心感受,直率地坦露爱与憎、快乐与忧郁、追求与向往,借助情绪的对应意象抒发激情。

  2.突破格律和音韵的束缚,以情感抒发和意境创造需要为旨归,以散文化的诗歌形式,抒写自由的心灵的歌声。

  3.诗歌语言的口语化的追求,架起把诗歌引向人民大众的艺术之桥,使诗歌更加贴近人民,真正成为人民大众的精神食粮,成为激励人民的战斗号角。


            秋    天

  震落了清晨满披着的露珠,

  伐木声丁丁地飘出幽谷。

  放下饱食过稻香的镰刀,

  用背篓来装竹篱间肥硕的瓜果。

  秋天栖息在农家里。

  向江面的冷雾撒下圆圆的网,

  收起青鳊鱼似的乌桕叶的影子。

  芦蓬上满载着白霜,

  轻轻摇着归泊的小桨。

  秋天游戏在渔船上。

  草野在蟋蟀声中更寥阔了。

  溪水因枯涸见石更清洌了。

  牛背上的笛声何处去了,

  那满流着夏夜的香与热的笛孔?

  秋天梦寐在牧羊女的眼里

秋天》选自何其芳早年创作的诗集《预言》(1931-1933)。它不像那个时期的诗人们那样爱用象征手法,写得神秘莫测,或爱寻味哲理,显示思想的深高厚重;也不像他向前拘守个人狭小天地,缠绵悱恻于男女私情,除了幽怨、苦思就是期待,而是难得地将视野投向乡野,投向普通人的活动场景,以观者的身份言身外他人之事,表现一派明朗纯净的诗意诗风。诗作采用直陈其事的写法,表面看来似乎简单、直白,缺少象征的奥义,实则意味情味既深且长。诗中透出那么一种氛围,那么一种神韵,这是最能勾住读者心魄的东西。

《秋天》里诗人用最精粹的语言描写农家生活,每一句诗都是一幅画面,三节诗又组成三幅复合画面。画面的组合造成了既流动又整合的特殊氛围。 第一幅画面是“农家丰收图”。这里不是写某个农夫,而是写普遍的农家活动。写了两个场景,一是山谷伐木,一是篱间背瓜果。概括了秋天在农人家里的状况,将虚无的东(秋天)西视象化了,创造出松弛、闲静的氛围。

第二幅画面是“霜晨归渔图”。其中“雾”“霜”这些表现环境氛围的词(还有上一节的“露),秋天就真的是这么宁静、悠远。 第三幅画面是“少女思恋图”。这节诗从野草、蟋蟀和溪水写起,相当于古人所谓“感兴”的写法,即先言他事,由兴而感,由景入情。大自然繁嚣的夏天过去了,秋天到来却变化清静了,牧羊女听了一夏的“牛背上的笛声”,忽然听不到了,心灵的某一角落开始萌动起来,写出了初恋从无到有的过渡。诗人选取了“牧羊女的眼里”这一特定角度,虽未明写,但读者自能见出那里面的清纯、明净,那是初恋少女似恋非恋时的特殊眼神。这第三节真正写入心灵深处,写出了微妙的感觉,使全诗收束在感情的实处。不这么写,难以入情、入神,诗就“飘浮”起来了。 总之,《秋天》这首诗通过描绘不同场景、画面,创造了一种既来自人世又远离尘俗的氛围它是繁忙夏天之后的农闲景象,所以具有清静的氛围;它写的是世处桃源般的生活,不见农家些许的艰难苦恨,所以具有清远的氛围;它写的是少男少女朦胧而纯真的爱情,所以具有清甜的氛围;它像何其芳其他诗作一样专用轻柔之词写清丽意象,避开喧嚣的景境,避开拙重之词,所以具有清柔的氛围。诗中各幅画面,以及画面里的各个意象,无一不和谐地统一;因而这种氛围所赖以形成的清静、清远、清甜、清柔等多方面特点也无一不达于极致。技盖至此,非高手不能为。可是何其芳写这首诗时才是20岁左右的大学生!  

 

  我散步时的侣伴,我的河,   你在歌唱着什么?   我这是多么无意识的话呵。   但是我知道没有水的地方就是沙漠。   你从我们居住的小市镇流过。   我们在你的水里洗衣服洗脚。   我们在沉默的群山中间听着你   像听着大地的脉搏。   我爱人的歌,也爱自然的歌,   我知道没有声音的地方就是寂寞

             季 候 病

  

          说我是害着病,我不回一声否。

    说是一种刻骨的相思,恋中的征候。

  但是谁的一角轻扬的裙衣,

  我郁郁的梦魂日夜萦系?

  谁的流盼的黑睛像收女的铃声

  呼唤着驯服的羊群,我可怜的心?

  不,我是梦着,忆着,怀想着秋天!

  九月的晴空是多么高,多么圆!

  我的灵魂将多么轻轻地举起,飞翔,

  穿过白露的空气,如我叹息的目光!

  南方的乔木都落下如掌的红叶,

  一径马蹄踏破深山的寂默,

  或者一湾小溪流着透明的忧愁,

  有若渐渐地舒解,又若更深地绸缪……

  过了春又到了夏,我在暗暗地憔悴,

  迷漠地怀想着,不做声,也不流泪!

  

         脚  步

  

    你的脚步常低响在我的记忆中,

  在我深思的心上踏起甜蜜的凄动,

  有如虚阁悬琴,久失去了亲切的手指,

  黄昏风过,弦弦犹颤着昔日的声息,又如白杨的落叶飘在屋檐的荒郊,

  片片互递的叹息犹是树上的萧萧。

  呵,那是江南的秋夜!

  深秋正梦得酣熟,

  而又清澈,脆薄,如不胜你低抑之脚步!

  你是怎样悄悄地扶上曲折的阑干,

  怎样轻捷地跑来,楼上一灯守着夜寒,

  带着幼稚的欢欣给我一张稿纸,

  喊着你的新词,

  那第一夜你知道我写诗!

       慨  叹

  我是丧失了多少清晨露珠的新鲜?

  多少夜星空的静寂滴下绿阴的树间?

  春与夏的笑语?花与叶的欢欣?

  二十年华待唱出的青春的歌声?

  我饮着不幸的爱情给我的苦泪,

  日夜等待熟悉的梦来覆着我睡,

  不管外面的呼唤草一样青青蔓延,

  手指一样敲到我紧闭的门前。

  如今我悼惜我丧失了的年华,

  悼惜它如死在青条上的未开的花。

  爱情虽在痛苦里结了红色的果实,

  我知道最易落掉,最难捡拾。

      

         欢  乐

  告诉我,欢乐是什么颜色?

  像白鸽的羽翅?鹦鹉的红嘴?

  欢乐是什么声音?像一声芦笛?

  还是从稷稷的松声到潺潺的流水?

  是不是可握住的,如温情的手?

  可看见的,如亮着爱怜的眼光?

  会不会使心灵微微地颤抖,

  而且静静地流泪,如同悲伤?

  欢乐是怎样来的?从什么地方?

  萤火虫一样飞在朦胧的树阴?

  香气一样散自蔷薇的花瓣上?

  它来时脚上响不响着铃声?

  对于欢乐,我的心是盲人的目,

  但它是不是可爱的,如我的忧郁?

   

       生活是多么广阔

  

    生活是多么广阔,

  生活是海洋。

  凡是有生活的地方就有快乐和宝藏。

  去参加歌咏队,去演戏,

  去建设铁路,去做飞行师,

  去坐在实验室里,去写诗,

  去高山上滑雪,

  去驾一只船颠簸在波涛上,

  去北极探险,去热带搜集植物,

  去带一个帐篷在星光下露宿。

  去过极寻常的日子,

  去在平凡的事物中睁大你的眼睛,

  去以自己的火点燃旁人的火,

  去以心发现心。

  生活是多么广阔,

  生活又多么芬芳。

  凡是有生活的地方就有快乐和宝藏。

        预  言

  这一个心跳的日子终于来临。

  你夜的叹息似的渐近的足音

  我听得清不是林叶和夜风的私语,

  麋鹿驰过苔径的细碎的蹄声。

  告诉我,用你银铃的歌声告诉我

  你是不是预言中的年轻的神?

  你一定来自温郁的南方,

  告诉我那儿的月色,那儿的日光,

  告诉我春风是怎样吹开百花,

  燕子是怎样痴恋着绿杨。

  我将合眼睡在你如梦的歌声里,

  那温馨我似乎记得,又似乎遗忘。

  请停下来,停下你长途的奔波,

  进来,这儿有虎皮的褥你坐,

  让我烧起每一个秋天拾来的落叶,

  听我低低唱起我自己的歌。

  那歌声将火光一样沉郁又高扬,

  火光将落叶的一生诉说。

  不要前行,前面是无边的森林,

  古老的树现着野兽身上的斑文,

  半生半死的藤蟒蛇样交缠着,

  密叶里漏不下一颗星。

  你将怯怯地不敢放下第二步,

  当你听见了第一步空寥的回声。

  一定要走吗,等我和你同行,

  我的足知道每条平安的路径,

  我可以不停地唱着忘倦的歌,

  再给你,再给你手的温存。

  当夜的浓黑遮断了我们,

  你可以转眼地望着我的眼睛。

  我激动的歌声你竟不听,

  你的足竟不为我的颤抖暂停,

  像静穆的微风飘过这黄昏里,

  消失了,消失了你骄傲之足音……

  呵,你终于如预言所说的无语而来

  无语而去了吗,年轻的神? 

《预言》是何其芳的成名作,写于1931年秋天,其时诗人才19岁。诗开始收入《汉园集》,是其中题为《燕泥集》的首篇。1945年诗人出版了自己的第一个诗集,又收入这首诗,并且以此诗作为集子的名称。 《预言》是一首爱情诗,抒写了诗人一段珍贵的感情经历。全诗共分6节,以“年轻的神”的踪迹为线索来抒写,剖白式地倾诉了诗人每一刻的痴情。但并不美满。它的轻飘而来使诗人激动得“心跳”,而它的无语而去却给诗人留了凄清的哀怨,给诗人留下了深深的惆怅。 何其芳喜欢在回忆和梦幻中寻找美。他的诗总是在淡淡的哀怨中透出一些欢快的色彩。诗中没有着意刻画“年轻的神”的形象,作者捕捉的是“一些在刹那间闪出金光的”心灵的语言,“省略去那些从意象到意象之间的链锁”,给读者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的天地,使诗有一种宁静、柔婉的朦胧美。 这首诗的语言富于音乐性,六行大体押韵,每行的节顿又大体相等,读起来使人产生平和愉快的感觉。诗句本身的节奏又和情绪的抑扬顿挫相协调,从而产生了拨动心弦的音乐效果。正因为如此,这首诗发表后,在读者中间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深受广大青年读者的喜爱,许多人将它背得滚瓜烂熟,时常吟诵。直到今天,这首诗仍然散发着动人的魅力。
诗歌是何其芳最先喜爱和运用的文学样式。他自称开始创作时“成天梦着一些美丽的温柔的东西”,早期的作品鲜明地表现出一个小资产阶级知识青年的思想感情和个性。他不满丑恶的现实,又不清楚出路何在;他热切地向往着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但缺乏热烈的追求。于是较多徘徊于怀念、憧憬和梦幻中,只能留下寂寞和忧郁。

何其芳对于艺术形式的完美,表现出执著的探求。在诗歌方面,他创作之初即十分讲究完整的形式、严格的韵律、谐美的节奏,并注意表现出诗的形象和意境。因此,他的诗明显地具有细腻和华丽的特色。在散文创作上,他自称“我的工作是在为抒情的散文发现一个新的园地”,他善于融合诗的特点,写出浓郁缠绵的文字,借用新奇的比喻和典故,渲染幻美的颜色和图案,使他的散文别具风格。 真正明显地表现出思想和艺术风格的变化,是在抗战开始,特别是到了延安以后。这时他渐离梦境,面对现实,诗文风格趋向朴实明朗。

 

被列入课本的书目

  一夜的工作》是表现周恩来总理的尽职尽责,为国家鞠躬尽瘁的美好品质的文章,被列入人教版语文六年级第13课和北师大版语文教科书第1课

  《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被列入语文社七年级下册第15课

  《生活是多么广阔》被列入人教版六年级综合复习的第2课

  《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被列入沪教版七年级下学期第23课

  《秋天》被列入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七年级上册第14课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