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罂粟

 
 
 

日志

 
 

转:三星堆文化  

2014-10-25 16:08:07|  分类: 探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猜想《三星堆文化大猜想》

2005-03-07 15:54:00 来源:博览群书 张诒三  我有话说

转:三星堆文化 - wyrnjia - 山罂粟读了《三星堆文化大猜想》心里只觉得很“堵”,作者提出了中华民族是古犹太人的后裔等等,对这样的设想,我不想多说什么,中华民族是哪个民族的后裔还是中国土著甚至是天外来客,人们都可以去自由想象、任意猜想。但这

本书在历史知识、语言知识和逻辑论证方面的常识性错误,让你不能不“堵”啊。

先说历史知识方面的常识性错误吧。该书说,三星堆文化大约在3000年前,而该书在讨论三星堆文化的历史来源的时候,更多是运用几千年之后的材料和证据,这是该书最明显的常识性错误。

例如:书中谈到三星堆人崇拜数字“5”,为了说明三星堆文明来源于西亚和北非,书上用埃塞俄比亚和中东有些国旗上有五角星,来证明三星堆文明崇拜“5”和西亚、北非人崇拜“5”相一致,其实这样论证问题无疑是以今证古。因为,3000年的历史是多么漫长啊!3000多年之间的人类社会又会发生多少的变化!今天的西亚、北非人是3000年前西亚北非人的直系后裔吗?如果不能保证这一点,那么其他的结论也只能是空中楼阁。再说了,不仅埃塞俄比亚国旗上有五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上也有五星,而且还是五个呢!在这里非要说明三星堆文明来于西亚北非,自然是舍近求远。

有一个传说,说是一个文盲老头儿点了一出“关公战秦琼”的戏,大家听着好笑,就是因为关公和秦琼可以出现在同一舞台上,但两人不是同一朝代的人,不可能见面打仗!以上以今证古、以后代证前代的例子和“关公战秦琼”的故事有什么两样?不过,这类“关公战秦琼”的故事在《三星堆文化大猜想》中可是发生率很高啊。

该书180页下半:“那就找到汉代人之所以钟爱这个‘汉’字而把这个朝代命名之为‘汉’才算是找到了真正的‘汉族’命名根源。”读了这样的话,稍有历史观念、历史常识的人都不免会问:“汉朝”是汉代人命名的吗?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的人,他们只知道自己的国号,汉代国号“汉”,唐代国号“大唐”,清代国号“大清”,至于“某某朝”都是后代人对某一国号时期的称呼,也就是说,汉代人只有可能给自己的国号取字,却不能为自己的朝代命名。这种表述反映了作者缺乏历史观念和历史常识,难怪书中处处“关公战秦琼”呢!

再说语言知识方面的常识性错误吧。

该书183页下面有一段话:“(中国境内的以色列人、巴勒斯坦人、约旦人……)整个群体的共同特点是,他们曾经都说‘闪米特语’,也就是‘含语’或‘汉语’,实际上在秦之前中国的语言也是相当混乱的,是秦始皇统一了文字,为这个‘统一’,文化的多样性被无情破坏了,包括三星堆在内的少数文化都被掩盖了。”这句话给人这样的信息:秦始皇统一了文字,同时也统一了“语言”,不然怎么会把“实际上在秦之前中国的语言也是相当混乱的”局面给消除了呢!但是,统一文字是可能的,统一语言可能吗?像今天这样的时代,有广播、电视等媒体,有政府的提倡,有各级学校的教育,还不能消除方言的差异,秦始皇想把“秦之前中国的语言也是相当混乱的”局面消除,能吗?西汉时的扬雄著有《方言》一书,正好记录了汉代初年也就是秦亡不久时全国的方言差异,正好证明秦始皇统一语言的不可能。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作者的观念中,语言和文字是不分的!这位外文系毕业生怎么学的《语言学概论》,怎么就把语言和文字区分不开呢?

语言和文字也是历史发展的,今天的读音和今天的字形,同样不能用来证明古代的语言和文字之间的关系,作者在运用语言文字知识的时候又是大搞“关公战秦琼”!

例如:该书在34页和35页,谈“彝族与闪族”人的关系时,说“以色列”的“以”,完全可以是“夷”、“彝”、“伊”、“易”,这样说,我完全同意,“以色列(Israel)”完全可以译成“夷色列”、“彝色列”、“易色列”,今天“以、夷、彝、伊、易”同音,当然都可以对译外语的yi或i,但问题是,“(夷)彝族”人可不是近几年才从“以色列”迁来吧?作者要证明的也是三千年以前的事吧?根据音韵学家的研究,“以、夷、彝、易”等字在中古时期属于“喻母四等”,在上古,即两千多年前属于“定母”,读音与现代汉语的d、t相近,谐声偏旁和汉字通假也能证明这些:古代“娣”、“姨”相通,即证明两字同音,也证明“夷”古音近“弟”,古代齐国有个“狄牙”,又写作“易牙”,可知“狄、易”音近,这里我不想多讲音韵学,只是想说,秦代以前,“以、夷、彝、易”四字的声母不读y而是接近d、t,如果不能证明三千年前“以色列”就叫“狄××?t-?”或“踢××?th-?”,说“(夷)彝族”来源于“以色列”就难于从语言上说通。

又如:该书94页说:“三星堆那个祭台上近似‘囚’的字是故意缺损的吗?……但我还有一种推测,这个符号就是闪米特人最早的‘闪’字。”闪米特人最早的“闪”字怎么写,作者没有明说,但肯定不是“闪”,因为别说几千年前,就是50年前,这个字还写作“?”,“囚”与“闪”差许多呢。认为“囚”与“闪”形近是可以的,但这是今天的字形,不能说明古代的形似。

书中虽然引用了一篇谈历史比较语言学的文章,但本书作者显然对历史比较语言学的理论、方法和成果了解很少,因为世界语言的谱系分类中,汉藏语系和闪―含语系并不属于同一语系,也就是说,历史比较语言学的研究结果并不能证明汉语和含语之间的亲属关系,我们相信历史比较语言学家多年孜孜不倦的研究成果呢,还是相信一时心血来潮的猜想?说汉语就是含语的根据又是什么呢?仅仅因为“汉”和“含”同音吗?告诉你吧:这两个字在秦代以前并不同音,不信就查一查古音字表看看。

语言文字不分、缺乏语言和文字发展的起码知识、缺乏对历史比较语言学的起码理解,说是大学外文系的毕业生,让人疑惑啊。

逻辑论证方面也同样存在许多自相矛盾的常识性错误。

该书35页有这样一段话:“我认为,汉代之所以选择这个‘汉’无非是一种复古罢了。因为自从刘邦这里开始不再是‘姬姓’贵族当政,他必须寻找一种大家认同的朝代名称,最后他使用了所有‘闪族人’也就是‘含族人’的共称来取得大家的认同和谅解。”这句话错误迭出,除了认为“朝代名自己命名”的错误外,说“自从刘邦这里开始不再是‘姬姓’贵族当政”同样是常识性错误,因为刘邦之前已经有至少战国和秦代(嬴姓当政)两个“不再是‘姬姓’贵族当政”的时期了,怎么又随便从刘邦开始!

作者这段话告诉我们,刘邦之所以选择“汉”为其“朝代名”,是因为刘邦之前已经有以“汉”为名的群体,刘邦要取得他们的认同和谅解才这么做的。这明显又犯了常识性错误:因为刘邦占据汉水流域而被封为‘汉王’,楚汉战争胜利了才因为自己“汉王”的名字而称国号为“汉”,这已经是历史常识,怎么能任意抹杀?我们这里不是指出这些错误,而是想看看刘邦选择“汉”为其“朝代名”,是不是作者所说的一种“复古”。同书145页作者引用北京大学邹衡教授“邂逅了一位印地安人中学教员。这位教员亲切地对邹教授说,他的祖先来自中国,是殷人。邹很奇怪,问他为什么不说是汉人或是唐人,而单说是殷人?他回答:‘我们是世代相传的。’”作者要证明什么我就不讨论了,但作者引用这条材料恰好证明了“汉代”以前,没有“汉”这一名称,如果有的话,那些自中国迁移到美洲的人为什么世代相传是“殷”呢?那么刘邦取朝代名为“汉”(沿用原书说法),又是复哪一段的“古”呢?

作者自然也隐瞒了一些自相矛盾之处:18页说闪族人“没有条件悬棺的话,他们也可以接受其他方式,比如土葬,只要不是火葬,……”看来,火葬是“闪族人”不能接受的方式,自然也是非闪族人的证明,但是,34页《彝族与闪族人》一节中,又极力证明彝族与闪族人同源,我一翻《魂归何处――中国古代丧葬文化》(四川人民出版社,第370页),有这样一段:“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彝族人民经过世世代代的传承,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习俗惯例。历史上,彝族人死则焚尸。大小凉山彝族一直保持延用这一古老的葬礼。”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彝族人的古老葬礼正是闪族人绝对不会选择的火葬!作者要证明“彝族与闪族人”同源,仅仅依赖“彝”与“以”同音显然不够,作者声称从语言和民俗方面考察民族关系,怎么说了“闪族人”的葬俗,却不提彝族人的?是无知还是故意隐瞒?

鉴于以上讨论,我们只有对《三星堆文化大猜想》如此猜想了:一个无所事事的人在网上浏览,偶尔点击了“三星堆”,在缺乏文化学、历史学、人类学、民族学、人种学、民俗学、社会学、语言学……(少列个学科,就算饶了它们吧)等学科知识的前提下,对“三星堆”文化作了漫无边际的生拉硬扯。

本书前言和结语中谈到:“没有想象力的人肯定不会成为合格的科学工作者。”我对此完全赞成,但是,这句话绝对不能反过来说:“有了想象力就肯定成为合格的科学工作者”,“科学是老老实实的学问,来不得半点虚假”,作者也承认“科学是讲求事实的”,谁都知道,“想象力”仅仅是“合格的科学工作者”的一个必要方面,但“合格的科学工作者”更需要严肃态度和实干精神,所以我要接下去说:“只靠想象力而不顾事实和逻辑的人根本不可能成为合格的科学工作者!”不然的话,要成为“合格的科学工作者”也太容易了。

真正翻看过几本史书的人能够感受到人类历史演进的艰辛、汗水和血泪,无论中华民族的文明史还是整个人类的文明史,都会让知其一二的人敬畏和严肃。我不反对科学研究中的“大胆假设”(胡适原话,竟被偷换成了“大胆想象”),更不反对具有科学精神的人对人类文明史做打破常规的探索,但如果把几千年的文明史在一夜之间或几天之内打乱了时间顺序和地域差异熬成一锅粥的话,恐怕沾不上“科学”的边儿吧!人们完全可以在写杂文、随感时,在聊天、发BBS帖子时远离科学甚至违背科学,但还要标榜“科学”、玷污“科学”、甚至诋毁“科学”,就超出人们的承受能力了。

现代网络为人们提供了广阔的消遣空间,人们自然可以利用网络对人类社会的诸多严肃问题进行调侃和戏弄,但如果说这种行为是“一种脱离了当下流行的低级趣味与浮躁心态的、回归学术天真与淳朴本质的追求与激情”的话,则让人难以苟同了。

最后要给该书的编者和作者说一句:冒犯了!但我要自辩一句:您写什么书编什么书,俺都没有意见,可您的书让俺读了,总不能让俺心里老“堵”吧。


http://www.gmw.cn/02blqs/2005-03/07/content_225523.htm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