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罂粟

 
 
 

日志

 
 

【转载】读《琵琶行》(原创)  

2015-03-17 01:01:27|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琵琶行》是白居易代表作之一。信笔道来,行云流水,固然带些沧桑,却是娓娓逶迤,栩栩如生,一凝一颦,历历在目。“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虽无一字眉目描述,却由此文章丹青,美人坯子千百年。“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虽不曾听过《霓裳》《六幺》,“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见过的琵琶演奏大抵是这个样子。

已经记不得是多少年前读过《琵琶行》,大概是读小说样读过。脑海中是一个委婉故事和一些每每总会读到的名句。 “大珠小珠落玉盘”,“此处无声胜有声”,“都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等等,等等。

耳顺之年,再读《琵琶行》,领悟了更多大家风范,却也陡然生出诸多疑惑。当然,仅就《琵琶行》说《琵琶行》。

深秋,大江默默,月明如素。白居易在江边船上与行将离开的客人话别。没有歌舞旁伴甚是遗憾,还是喝了很多酒。江月西沉,醉不成欢,惨将离别。忽然间,江面传来叮叮咚咚琵琶声响。“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美女美酒,嘈嘈切切,大珠小珠落玉盘。江面月白水寒,悄无言响。 满座掩泣,泣不成声,江州司马青衫湿。

唐朝该是何等繁华富裕的岁月。灯红酒绿,地远天高,人杰神灵。“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当然,发展并不平衡,长安千百里路的九江,却是“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

唐朝的官员该是何等奢靡。八品九品的末位官员,“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没有“三陪”,送别的酒也全无乐趣。

唐朝该是何等自由开放的社会。半夜深更,江面上听得好琵琶,便“移船相近相邀”,请来“派对”。全无“瓜田李下”那些规矩。

唐朝该是何等人权的年代。一个谪居卧病浔阳城的官员,处分中,却也是秋月美人夜不归宿。那在今天绝对是顶风做案。

千百年过去了,说这些话太过狂妄轻佻。可能吧,不曾经历当年,作为文艺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或许原本并没有这样一个故事。在这之前,在左迁浔阳路上,白居易也曾遇过一个夜半悲歌的少妇。 “一问一沾巾,低眉终不说。” 向前搭讪并无结果。遇到的多了,便《琵琶行》了。“怨妇”原本就是传统文化文学作品的主题之一。白居易可能是借题发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欲诉平生不得志”,“说尽心中无限事”,这大概是白居易自己的想象,“银瓶乍破水浆迸”。峨峨兮泰山洋洋兮大河很阳春白雪,可惜并不尽人都是高山流水。《琵琶行》实在也不是为一位琵琶女做传。

“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女主角说不上天涯沦落人。“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一个京城音乐学院的高才生,“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何谈沦落?即便是“老大嫁作商人妇”,也算传统正途,又何谈沦落天涯?嫁给左拾遗过不过如此。今天,一个琵琶高手,不要说名誉什么专家,随便办个培训班,在家里教几个孩子,白居易大概也只有拾掇拾掇教课场所的份。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半夜醒来,回梦不得,声碎江空,并不为过。她哪知道还有人在“举酒欲饮”呢。

自打有了《琵琶行》,多少人高歌“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但是这样相聚的场合或是同乡,或是同学,或是战友,多是“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味道。是“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的感叹。也是,时至今日,大街上可以遇到妓女,却绝少见到弹琵琶的美人了。当年白居易的朋友曾说明,“乐天深于诗,多于情者也。故所遇必寄之吟咏,非有意于渔色”。也有说明,白居易视琵琶女“同是天涯沦落人”是平民思想。不知若该琵琶女请白居易过船翻曲一歌,也给些赏钱,又该有怎样的《琵琶行》。

当然,“商人重利轻别离”,想她也许真真感到被沦落。但是想她不会“愁水又愁风”,原本不曾有过“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的心。“却坐促弦弦转急。凄凄不似向前声”,情真意切。如此“怨妇”,反封建的偶像,也是封建的典型。

也当然,白居易初逢磨难,“出官二年,恬然自安”,该吃吃,该玩玩,偶遇红颜知己,说些巴结奉承的话也可理解。只是“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实事有些酸。而赖赖糊糊,“莫辞更坐弹一曲”,便有些过。对一个独守空船的商人妇,固然曾是琵琶女,也不宜如此“了无所忌”。这哪里还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尊重?还有,山歌村笛是多少传统文化文人墨客借喻歌讴的田园景象,却要说是“呕哑嘲哳难为听”。可怜白居易不知道他当年诉苦的“黄芦苦竹绕宅生”,正是今天房地产开发商的卖点。

不知道那位琵琶女日后如何知己不知己,不知道白居易不久回到帝京如何同是天涯沦落人。那个年代那样的人,留下了那样的《琵琶行》。作为诗,《琵琶行》值得我们吟诵,值得我们学习,乃至值得我们摹写。今天有千万琵琶女,却没有《琵琶行》。传统文化,源远流长。《琵琶行》宛如发生在今天,只是理论日益高深,渐行渐远。不会再有如白居易如此实话实说,今天若是如此拉着人家弹曲子,那该叫做“体验生活”吧。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